相关报导

 

美国人惊呼:中药神了!
 

 

【文汇报/记者朱国秋】
新闻提示

凭着老祖宗留下的一本《本草纲目》,喝了30多年洋墨水的华裔科学家孙士銧,潜心研制出了一种专门对付晚期肺癌的“华阳复方”,在美国医学界引起大地震。美国最权威的处方药物认可机构FDA证实,这种完全由草本植物提炼的中药已经通过了该机构两期试验,并已于上月获准进入第三期大型临床试验。如果一切顺利,“华阳复方”将在今后一两年内领取美国处方药物的“通行证”,为晚期肺癌病人带来福音。
美国主流媒体称,继何大一发明艾滋病“鸡尾酒疗法”后,又一位华裔科学家孙士銧一鸣惊人,以中国传统的中药制剂叩开了西方医学的大门。今年63岁的孙士銧近日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。


通过FDA两期试验刷新美国癌药纪录


孙士銧创建的SunFarm实验室位于康涅狄格州一个叫米尔福德的海边小镇,美丽而又宁静,与著名的耶鲁大学相邻。从1990年开始,孙士銧就在这里和几位同事开始了“华阳复方”的研发工作。实验室并不大,仪器也是常见的光谱分析仪,但凭着一股要让中药走向世界的劲头,孙士銧已在这里奋斗了12年,并且一步步看到了《本草纲目》扬名全球的曙光。

众所周知,肺癌是全球头号癌症杀手,一般早期难以发现,而一旦到了晚期,往往又被认为“无药可救”。现有医学资料显示,全球一半以上的晚期肺癌病人都会在四至六个月内去世,即使采用手术、化疗等治疗手段,也只能延长非常有限的生命,而且病人必须忍受极大的痛苦,生存质量很差。孙教授透露,在过去30年里,美国在肺癌晚期治疗方面几乎毫无进展,可能也正是这个原因,“华阳复方”的研究成果发表后,尤其是在临床试验中取得良好疗效后,便立即在美国医学界引起轰动。


成分精选中草药美国人抛弃偏见


过去,中药的疗效一直被人质疑,而一旦有人声称“发现”某种中药含有重金属等有毒物质时,西方主流媒体往往如获至宝,予以详细刊登。这种对传统中药的“偏见”,让中药西化的进程变得异常艰难。然而,性格倔强的孙士銧并没有因此气馁或轻言放弃,他硬是凭着扎实的研究功底和无懈可击的实验数据,让西方医学界领略了中药的神奇。孙教授感慨地说:“华阳复方是第一个通过FDA两期试验的中药,而FDA是全球公认的最严谨的处方药物认可机构,这已充分证明中药的魅力和科学依据。中药西化是中国几代人的梦想,我希望通过华阳复方的闯关成功,为今后传统中药占领全球市场迈出关键的一步。”

孙教授告诉记者,自他从事中医研究以来,就一直牢记着2400年前希腊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斯的名言:不要戕害病人(Donoharm)。因此,他的“华阳复方”中没有任何毒副作用,所用的材料也都是最常见的蔬菜和中草药,如黄豆、红枣、扁豆、山楂、生姜、橄榄、大蒜、韭菜、洋葱、蒲公英根、人参等,在总共19种植物中,目前已被科学认定具有抗癌物质的就有11种,而且在FDA第一期(鉴定药品毒性和药效)试验中,已被确认为“不存在有毒物质”。

“华阳复方”的英文名称是“精选蔬菜”(SelectedVegetables),这当然是为了迎合西方人讲究健康饮食的生活习惯,与“鸡尾酒疗法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孙士銧说:“我不希望西方人有吃中药的感觉,因为光是解释金木水火土,就会让老外晕头转向。所以我刻意想出了一个营养食品的名字,所不同的是它能抗癌,并且经过科学论证,这样他们就能接受。”孙教授透露,“华阳复方”的中文名称其实也有特殊涵义:“华”,意味着中华民族,而“阳”字本身既是孙教授姓氏的英文谐音,也代表了为肺癌病人带来曙光。


母亲患癌改变志向转攻中医初见成效

孙士銧1967年来到美国,在加州柏克利大学主修植物学,他先后跟从的导师包括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麦尔文-卡温和医学奖得主克利斯蒂安-德-杜佛,从这些大师身上,孙士銧对植物光合作用和生化科学有了初步的了解。然而,几年后,孙士銧的父亲因中风病故,却从此改变了他的想法。“我当时觉得自己毫无用处,植物学不能帮助我挽救亲人的性命。于是,我决定改学医学。”

1971年,孙士銧转到纽约私立的洛克菲勒大学主修医学,第一个医学研究项目就是抗衰老,并首次知道衰老和癌症原来有着微妙的关系。四年之间,孙士銧发表了多篇抗衰老和防癌的研究论文,毕业之后便就职于以癌病研究著称的纽约西奈山医院。该医院有150年历史,排名全美十大医院。孙士銧很快便成为一名出色的癌症专家。

不过,那时的孙士銧只接受过西医的严格训练,对传统中医并不太感兴趣。直到1984年他母亲患上晚期肺癌,才激起他自制抗癌中药的决心。孙教授回忆说,当时母亲已被医院确诊为肺癌三期,这类病人要生存多一年,机会只有20%。母亲动完手术切除肿瘤后,同时接受化疗及电疗,但8次化疗只完成了3次,癌细胞已扩散到肾上腺,导致肺积水,医生认为化疗基本无效。当时看到母亲痛苦不堪的模样,作为孝子的孙士就每天熬一些中药给她喝,只要母亲喝完觉得好受些,他就感到十分欣慰。

为了研究母亲的病情,孙士銧那时每天都要浏览有关文献,由于他以前学过植物学,也早已熟读过《本草纲目》,因此很快便掌握了多种中药和植物的药理。他花了几个月时间选取了19种有抗癌作用而又不含毒性的植物,将其浓缩后每天煎给母亲喝。三个月后,奇迹发生了。母亲的体力明显好转,肺积水消失,癌细胞也受到控制。主治医生当即决定为母亲进行第二次手术,并完全切除了肿瘤。这位医生惊奇地说:“我30年来从没有发现过这种奇迹,肿瘤完整地包在一起,两三刀后就轻巧地掉在我手上。”

今年已86岁的孙老太太目前依然健在,而且耳聪目明,行动自如。医生每年为她进行例行体检,而她的体内再没有发现癌细胞。从西医角度看,这已经算是彻底根治。当初,连孙士銧自己也不敢相信是那些中药发挥了作用,主治医生也表示这可能是自然发生的偶然事件。“可过了一年、两年甚至五年,我母亲每次复诊都不再发现有癌细胞,我开始好奇。作为科学家,我必须搞清楚原因。”


捷克政府援助研究势如破竹

1990年,孙士銧和西奈山医院的另一位华裔教授王陆海开始了连串实验,利用药剂中的重要成份喂养有肺癌细胞的白鼠,一周后即真相大白:服用药剂的白鼠癌细胞缩小了八成。当时他们已估计,药剂中必然有一些物质可增强人体的免疫能力,并有可能直接对付肿瘤的扩散。

这试验犹如一针强心剂,孙士銧从此决心要在有生之年探索“华阳复方”的奥秘。当时最让他头疼的是以百万美元计的研究经费,美国一般医学院不轻易拨款给新药的临床研究。然而,孙士銧的运气相当不错,一个偶然的机会从天而降,让他有机会得到了捷克政府的资助。“当时西奈山医院的医生见我母亲康复得这么好,就推荐一些病人服用我的华阳复方,其中一位捷克病人服用了之后,便多活了4年,而且生活质量相当不错。这位病人的主治医生十分惊奇,便邀请我到捷克讲学,并游说捷克政府为我提供了研究经费。”孙士銧还透露,他在捷克的20多位病人中,其中有一位就是捷克总统哈韦尔。


美国癌咨会首肯进入第三期试验

“华阳复方”的研究工作于1992年至1994年间初步完成,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孙士銧自己才能体会。而要经过FDA的三期试验,更比他想象的要难得多。孙士銧介绍说,一般美国的大制药厂要想推出一种新药,必须花费10年左右的时间和5至8亿美元的研究经费,而“华阳复方”到1997年完成两期试验后,只花了5年时间和100万美元的经费。

1999年,美国癌症咨询委员会邀请孙士作演讲,当他在演讲中宣布晚期肺癌病人服用“华阳复方”后平均寿命可长达33个月、比没服用的高8倍时,与会人士倍感震惊,一致向FDA推荐将“华阳复方”列入第三期试验。当时,美国另类医学中心也同意提供有关经费,在FDA的监督下继续“华阳复方”的研究。2000年2月,孙士銧接受了FDA邀请的12位专家的集体评审,听完研究报告后,其中3位专家竟然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鼓起掌来。FDA一位工作人员事后告诉孙士銧,这在以前还从来没有发生过。

2001年10月,FDA根据“华阳复方”的研究结论和小范围临床试验结果作出决定,同意孙士銧申请第三期试验。但向来做事严谨的FDA同时规定,在提交准备充分的研究计划之前,“华阳复方仍不得进行大规模临床试验。”孙士銧回忆说,当时我们提供了近千页的研究报告,心情忐忑不安。一直到今年9月18日,FDA才正式回复说,第三期临床试验可以正式开始。“当时我的心情难以形容,因为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中药进入FDA第三期试验,我感觉我的梦想就要实现了。”


回中国招兵买马明年7月揭谜底

接到FDA通知的第二天,孙士銧便动身前往中国“招兵买马”,因为第三期临床研究要同时收治400多位病人,凭他一个人的精力显然无法应付,而中国有许多杰出的中医人才,有的还是博士生,而且实际临床经验十分丰富。孙士銧透露,第三期试验估计将于明年7月正式开始。根据以往的惯例,一般新药的第三期试验大概需要3年时间,但生性乐观的孙士銧表示,“华阳复方”可能要不了那么长时间,神奇中药的“谜底”将会被提前揭开。

孙教授坦诚地说:“我不希望人们把华阳复方看成灵丹妙药,因为也有近半数病人服用后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。不过,我也想让世人了解,华阳复方并不是江湖偏方,因为它的背后有强大的科学依据。”

 

数据源连结 : 文汇报, «2002.10.13»

回相关报导